戒賭吧,千萬不要再碰賭了, 看看我的下場。。。

我做豬的時候

 

   

我這一輩子干過許多缺德事兒,先是在「棚子」(棚子是行話,外行叫賭場)里賭,大專畢業了跟著朋友去了一個棚子,那是設在水上的一艘船,裡面就是賭場,我那個所謂朋友叫林小琛,那時我並不知道他就是賭場的「門徒」。

 

   

所謂門徒就是棚子里養的釣魚竿,,專門出去找人來棚子里賭,這些人一般都是找自己的朋友親戚,找來的人行話叫「豬」,豬在賭桌上輸多少錢,門徒就能拿百分之一的提成。

   

記得當時我畢業找不到工作,我爸給了我三萬塊錢,讓我在縣城開一個飯館,因為我學的是廚師,我在一次跟小琛他們吃飯的時候說了這個計劃,小琛就可是刻意的和我親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「新子,那三萬塊就夠一年的房租吧?開店你做夢呢?」小琛的開場白就是挖苦我,我本名叫劉新,朋友們叫我新子。

 

    「先付半年唄,到時候再想辦法。」我當時可是卯足了勁要在家裡創事業。

 

    沒過幾天,小琛就找來我家了,讓我出去喝酒,我當時正在物色門面,正愁呢,想著喝酒也好,就去了。

 

   

兩人點了一盤花生,三個小菜,喝了起來,喝到興奮處,小琛拿出了撲克,說比大小,誰輸了誰喝,我想著閑著也是閑著,和朋友喝酒我從來沒有耍奸。

 

    連著好幾次我都輸了,我較真兒勁上來了,玩了兩把贏了幾次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 「玩這個多沒意思,走,咱去場子里耍耍!」當時我也迷迷糊糊的,趁著酒勁就沒拒絕。

 

    卻不想,這一頓酒,讓我全家都墜入了深淵。

 

    那天去了場子里,小琛拉著我玩扎金花,小琛隨便找來了兩個人,我們四個人湊了一桌,就開始了。

 

   

那天晚上手氣特別好,四百多本金,贏了小兩千,可樂壞我了,回去的路上,小琛一個勁的說讓我明天請客,勸我說這地方不要再來了,說了一句:「這地方啊,十賭九輸,一次還是賭場讓你贏的。」

 

    我沒往心裡去:「你啊,是不是嫉妒我了?」

 

    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還想著明天再去一次,再賺一點。

 

    第二天,小琛早早的就來我家了,嚷嚷著我請客吃飯唱K,我說:「今天贏了晚上請你大保健!」

 

    我就拽著小琛往賭場方向去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

這次手氣還是好,簡直是好到爆,帶了一千塊錢,贏了一萬多,當時和我一桌的一個胖子就急了:「臭小子,你是不是出千了?昨天晚上我在旁邊就看你贏了,今天怎麼還是你?」

 

    我冤枉啊:「大哥,我真沒有出千,這地方我第二次來呢,以前也不怎麼玩。」

 

    「臭小子,別以為我不知道,我要搜你的身!」胖子站起身來就把我從椅子上拉起來了。

 

   

我知道我是清白的,就任他搜,他搜了一圈,沒搜到什麼,跟我道歉了:「兄弟,你不會真是新手吧,都說新手是老師傅剋星,難道是真的?」

 

    當時胖子那眼神,爽的我呀,我玩的沒你久照樣贏你!

 

    這時候,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中套了。

 

   

之後我才知道,這是一種戰術,作為徒弟的小琛趁著我的酒勁把我拉進來,第一次安排我贏錢,除了我,桌上包括小琛三個人都是賭場的托兒,第一次贏錢,這個行話叫餵豬,第一次不會餵飽,飽了就不去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

第二天小琛勸我不要再去,是一種戰術,激將法。越不讓我去我就偏要去,第二天我果然去了,第二天還是,再去又贏了,被人誣陷說我出千。

 

   

這個也是養豬,養豬的自大心理,人都是劣根性生物,自戀起來自負都不能形容,狂妄自大更貼切一點,贏了錢,經過兩次贏錢和一次心理膨脹,十有八九的豬要上當,這時候,豬就進欄了,任人宰割。

 

    這時,小琛拉了拉我的衣袖,在我耳邊說:「新子,贏了一萬多可以了,咱們走吧,別賭了。」

 

    小琛讓我走,我有些不開心了,我現在手氣正旺,應該是再接再厲,多贏點錢才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於是我就跟小琛說,讓他好好坐著別說話,我多贏點錢,待會就帶他去大保健。

    我沒在乎小琛欲言又止的樣子,繼續玩起了牌。

 

    可能是被小琛打斷的緣故,我的手氣沒有之前那麼好了,贏來的一萬多塊,陸陸續續又輸了幾千塊出去。

 

    好在最後幾把我摸了幾幅好牌,把輸掉的那幾千塊,贏回來了大半。

 

    今天的收穫還是頗豐的,足足讓我贏了一萬多,能抵那些打工的幾個月的工資了。

 

   

我心想我爸給我創業的錢才三萬,我這一晚就贏了一萬多,要是我再來賭個幾次,到時候開飯店的資金就更足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出了賭場之後,我開心的一邊走,嘴裡一邊哼著小曲,別提有多開心了。

   

小琛在一旁捧我:「新子,你的手氣也太好了,一晚贏了這麼多,要不是咱倆是朋友,我都覺得你出老千了。」

 

    我得意的一笑:「沒辦法,運氣來了,擋也擋不住。」

 

   

小琛很快就笑著說請大保健的事情,我活了二十多年,到現在還是個處男,說不想女人,那是不可能的,但我覺得那種女人很臟,萬一染病這輩子就完蛋了。

 

    於是我冷靜下來,問小琛500塊夠不夠,他說夠了后,我就給了他500塊,讓他自己去大保健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小琛拿著我給他的500塊,問我:「新子,你丫的不去嗎?」

    我擺擺手:「你去吧,我怕得病。」

 

    小琛沒慫恿我去,他跟我打了個招呼,就屁顛屁顛的去了。

 

    當時我剋制了自己一下,不然看到小琛去大保健,我也會蠢蠢欲動,搞不好就跟著他去了。

 

    回到家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,老媽在廚房做飯,老爸坐在客廳看電視。

 

   

早上和小琛出去的時候,我是和爸媽說去找店面的,剛一回家,爸就問我怎麼這麼開心,是不是找到合適的店門了。

 

    我張嘴就想說不是找到店面,而是我玩牌贏了一萬多,能不開心嗎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不過爸媽是個腳踏實地的實誠人,要是被他知道我去賭博了,肯定會不停的嘮叨我,說不定還不讓我去玩牌了。

    我決定不把賭博的事情告訴爸媽,我就說沒有找到合適的門面,然後轉移話題,和老爸聊起別的。

 

    我家的這棟房子,是爸媽用辛辛苦苦大半輩子攢下來的錢買的,有了房子,將來說媳婦也會容易一些。

 

    吃過午飯之後,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間,躺在床上午休。

 

   

我一閉眼,腦海中就浮現出在賭場里的畫面,每一次摸到好牌,是那麼的開心,摸到好牌就意味著大把的鈔票要進口袋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我想著賭博的事,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沒睡成,索性我起身關上了房門,把贏來的一萬多塊,一張張的鋪在床上。

 

    望著滿床紅艷艷的鈔票,我心中有股成就感。

 

    到了晚上的時候,我打了個電話給小琛,我說我要去賭場玩玩,想叫上他一起去。

 

    可小琛說他有事,去不了了,我只好一個人去了賭場。

 

    今晚我帶了早上贏的一萬多,找了一張桌子,和幾個人玩起了我最喜歡的扎金花。

    玩了幾把,有輸有贏,沒贏什麼錢,也沒輸多少錢,基本輸贏平衡。

 

    我覺得沒什麼意思,這時聽到有人說別的桌玩的這這桌大,我毫不猶豫的就去玩的比較大的賭桌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記得有句話叫做高風險,高回報,玩的大一些,贏的錢也會多一點。

 

    在這張賭桌上玩了一會,我很快就輸了四千多塊,把帶來的錢輸掉了小半。

 

   

望著對面那幾個贏錢人的笑臉,我心裡很不痛快,心想你們開心的那麼早幹什麼,我還會把錢從你們身上贏回來的。

 

   

果然,接下去的幾把,我又贏回來了一千多塊,接下去的半個小時里,我不僅把輸掉的四千多塊盡數贏了回來,還多贏了幾百塊,這次笑的人,換成我了。

 

    我在賭場里玩到了晚上十點多鐘,走出賭場的時候,我有些不甘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

因為我最多的時候,都贏了快兩萬了,當時要是我就走的話,今晚就純收入近兩萬,但是當時我沒走,繼續玩,玩到現在把那近兩萬輸光了,自己帶來的一萬多,只剩下八千塊了,還倒輸了兩千多。

 

   

「娘的,明天再來,明天不能像今天這樣了,贏了錢,我就馬上走。」我感覺自己找到了一些賭博的經驗,在心裡鼓舞著自己。

 

 

02

斷絕關係

 

    不知不覺,我已經上了賭場的圈套。

 

    第二天我去了之後,先是有輸有贏,最後我走出賭場的時候,身上一分錢都沒剩了。

 

    把贏來的錢輸了之後,回去我就打起了老爸給我那三萬創業錢的主意。

 

    我告訴自己這錢不能動,但我又抱著再賭一下,說不定能贏一筆,然後就再也不賭的心態。

 

    最後我的理智落了下風,我第一次從這三萬塊里拿了五千塊去賭,賭了幾次,五千塊就全部輸光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五千塊輸光后,我就決定不去賭場了,好好的去找門面,把飯店開起來。

   

但是門面哪裡是那麼好找的,想找到合適的太難了,在找了兩天的門面無果之後,我又開始心痒痒,拿著錢,去了賭場。

 

   

現在想想,當時的自己跟吸毒的人沒區別,已經對賭博有一點癮了,而我沒把癮控制好,讓賭癮越來越大。

 

    隨著我一次次去賭場,我已經陷入了想回本,想賺一筆的泥沼中了。

 

    但每次我都是輸錢,要麼就是輸的錢比贏的還多。

 

    沒過多久,我爸給我的三萬塊錢,就全部給我輸光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輸光了三萬塊的那天,我的噩夢來了,老爸居然在伯父的幫助下,找到了一個合適的門面,並且告訴我那個門面很不錯,他已經決定就在那裡開飯店,讓我把錢拿出來,去交定金了。

 

    當時我整個人都愣住了,屋漏偏逢連夜雨,在我把錢輸光的時候,老爸居然把門面找到了。

 

    我很著急,我必須想辦法弄錢,不然老爸要是知道我把他辛辛苦苦攢的三萬塊全輸了,非得打死我不可。

    可是我到哪裡去弄錢呢?我就那幾個朋友,根本借不到那麼多錢。

 

    這時,我記起了小琛跟我說過,賭場可以借錢,就是利息高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老爸明天就要帶我去付定金了,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,就去賭場借錢。

 

   

我想借三萬,但賭場只給了我一萬,且利息高的離譜,我要是拿這一萬塊去開飯店,賺的錢都不夠還利息的。

 

    於是我又想到了賭,用這一萬塊,贏幾萬塊回來,這樣我的難題就能解決了。

 

    我感覺當時的自己,就是一頭豬,那從賭場借高利貸的一萬塊,沒幾下就全部被我輸光了。

 

    把那一萬塊輸光后,我就跟著了魔一般,又問賭場借了一萬。

 

   

結果那一萬塊還是輸了,輸完后,賭場的三爺拍了拍我的肩膀,問我還玩不玩,賭場還可以借錢給我翻本。

 

    三爺是賭場幾個老闆中的其中一個,我的高利貸,就是他同意借給我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 那一晚,我問賭場借了整整五萬的高利貸,最後走出賭場時,兜里只剩下幾十塊了。

 

    我感覺一切都跟做夢一般,不知不覺就欠了五萬塊的高利貸。

 

    我回去就睡了一覺,希望這一切都是夢,睡醒了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。

 

   

可事情已經發生了,逃避也沒用,第二天老爸叫我把那三萬塊拿出來,我支支吾吾拿不出來后,他就知道不對勁。

 

    我沒有辦法,只好把那三萬塊輸掉的事情,告訴了老爸。

 

   

我永遠忘不了老爸聽到我說出三萬塊賭博輸了時,他臉上的那表情,我現在想起老爸那表情,我都會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。

 

   

只打我上了初中,老爸就沒打過我,但這次他打我了,一巴掌狠狠甩在我的臉上,他氣的身體都在顫抖,大罵了一句不孝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我沒有躲,我也覺得自己該打,我恨我自己,為什麼要去賭博,不僅把老爸給我的三萬輸了,還欠了賭場五萬塊高利貸。

 

   

老媽對我也很失望和生氣,老爸打我的時候,她就在一旁看著,我在他們心中,一直是個聽話懂事的孩子,他們萬萬想不到我會染上賭博的惡習。

   

我不記得老爸當時打了我幾巴掌了,在我說出我還欠了賭場五萬塊高利貸后,本來就有高血壓的老爸,直接氣的昏了過去。

 

    老爸醒了后,讓我滾,說我借的高利貸,讓我自己去還,他是絕對不會幫我還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老爸叫我滾,是聲嘶力竭的,我看得出,他對我失望到了極點,甚至氣的不想要我這個兒子了。

 

   

我怕老爸又氣昏過去,我只好走出了家門,可是老爸似乎真的不要我了,連續幾天我想回家,他都不給我開門,讓我滾的越遠越好。

 

    我向爸媽求饒,說知道錯了,他們都沒有原諒我。

 

   

我感覺我的世界在崩潰,外面欠了高利貸,爸媽也不管我了,我打電話想找小琛,但是他的電話一直是關機的。

 

   

我當時覺得爸媽做的太過分了,我就有些自暴自棄的想法,又去到賭場,借高利貸賭博,想把欠的錢還了。

 

   

我在賭場呆了兩天,在裡面吃,在裡面喝,在裡面睡,當時的我已經沒有理智和靈魂了,有的只是一個字:賭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

這兩天的時間,賭場里的人對我都很好,三爺每次都痛快的借錢給我,可兩天後,我已經欠了賭場十一萬的高利貸了,三爺的態度就開始變了,我要再借錢,他不借了。

 

   

我借的高利貸利息很高,一萬塊一個月就要五千的利息,我借了十一萬塊高利貸,也就是每個月要還賭場五萬五千塊的利息,而且還要利滾利,利息錢會越來越多。

 

   

三爺說他急需錢,給我三天時間,讓我把錢還上,不還的話,三天之後,砍掉我一隻手,聽到他要砍掉我的手,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 

   

我很害怕沒辦法,只好回到家,爸媽願意讓我進家門了,但是都不跟我說話,我看到老爸那陰沉的臉,我根本不敢說我一共在外面欠了十一萬高利貸的事情。

 

   

第一天我沒說,在家安穩度過,第二天我沒說,但是傍晚我媽讓我去買一包鹽的時候,我被一群賭場的馬仔堵在了巷子里,其中那個帶頭的馬仔拿鐵棍狠狠在我膝蓋上敲了兩棍,在我肚子上砸了幾拳,還用刀在我面前比劃著,說明天晚上不還錢,就要來砍我的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疼得眼淚都快出來了,他們放我走後,我是一瘸一拐的走回去的。

   

走回去的路上,我想到他們要砍我的手,我害怕極了,要是我手真被他們砍了,那我這輩子就是個殘疾人了。

 

   

想要明天能把那十一萬還了,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老爸幫我了,可是我真的不敢開那個口,不敢說我欠了十一萬,我怕賭場的人沒把我怎麼樣,老爸先拿刀把我給剁了。

 

   

晚上關燈睡覺的時候,我家的窗戶叮叮噹噹的被全部砸了,是賭場的馬仔乾的,砸了我家的窗戶,還用雞血潑在我家門上,在那裡大叫:「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,劉新欠錢不還,天打雷劈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我家住在一樓,那些馬仔足足在外面那樣叫了一個小時,把周圍的所有住戶都驚動了,讓他們知道我劉新欠了賭場的錢。

   

老媽被氣哭了,老爸氣的又動手打了我,我跪在爸媽面前,哭著懺悔,我求他們幫我還錢,我說要是明天不還錢,賭場的人就要來砍我的手。

 

    爸媽聽了后,都嚇了一跳,我媽哭得更厲害了,直說造孽,我看到我爸也哭了,老眼裡流出了淚水。

 

    那一晚我們一家都沒睡好,現在隔壁鄰居都知道我欠錢的事了,爸媽都沒臉出門了。

 

   

第二天早上,爸媽跟我說,準備把房子賣了,我家是老樓房,能值十多萬的樣子,老爸說賣掉的錢,還賭場五萬,剩下的拿去做生意,以後掙了錢再買房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到了這個時候,我已經瞞不下去了,我說我離家的那兩天,又去賭場賭博了,現在一共欠了賭場十一萬。

 

    老爸血壓一高,又氣昏了,這次老媽怎麼給他按人中,都沒有反應。

 

   

我和我媽都嚇死了,連忙叫救護車,還好我們送的及時,要是那天遲送到醫院十分鐘的話,我就再也看不到我爸了。

   

老爸醒來后,眼中充滿了絕望,他怎麼都想不到,一個好好的兒子,怎麼會淪落成這樣,幾天的時間,輸進去十一萬。

 

   

爸媽也知道那些馬仔什麼事都幹得出來,他們沒辦法,為了保住我的手,讓我把房子賣了,把錢拿去還賭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可房子不是那麼容易賣的出去的,我去找三爺,跟他說錢這兩天就還,我家正在賣房子,三爺同意了,說再給我幾天時間,但是利息要加倍算。

 

   

由於我房子賣的急,我家那兩室一廳的房子,最後只賣了十萬塊,那個買家看出我家急用錢,故意壓價的。

 

    爸媽已經在親戚家借住了,親戚們一個個看我的眼神,讓我不敢抬頭。

 

   

當我捧著十萬塊賣房子的錢,站在父母面前時,我爸無力的對我揮手,說:「你滾吧,去還你的錢,以後的日子你自己看著辦,我和你媽也不用你養活。」

 

    我知道,我爸的這話,是想跟我斷絕父子關係了。

 

    「對不起,爸,對不起……」我一邊哭著道歉,一邊磕頭,那時候的我,已經不怕頭磕在地上的疼痛了。

 

   

我把錢裝進皮包,哭著出了家門,一路上我的淚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掉,我下定了決心,一定要好好改過,以後掙錢孝敬爸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   到了賭場之後,我跟賭場看門的馬仔說:「我要見三爺。」

 

    那馬仔瞟了我身上的皮包一眼,譏諷的一笑,帶著我去到了三爺的辦公室。

 

   

我把錢給了三爺,全部是十萬元整,三爺拿著一疊錢在手上甩了甩,對我說:「劉新,你欠了賭場十一萬,加上這些天的利息,一共是十三萬多了,你這裡才十萬,數目不對呀。」

 

 

03

 十賭九輸

   

一聽三爺這話,我連忙哀求著說:「三爺,這十萬塊錢,是我家賣房子全部的錢了,我真的再也拿不出來一分錢了,剩下的錢先欠著成嗎,等我掙了錢,一定還給您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三爺吸了一口煙,對我說再給我一天的時間,問親戚朋友借也好,問父母要也罷,總之明天晚上之前,一定要把剩下的錢盡數還他。

 

   

我沒辦法,心如死灰的去找親戚朋友借,我家的那些親戚都知道我因為賭博,讓父母把房子都賣了,還差點把老爸氣死,沒有一個願意借我錢的。

 

   

至於朋友,小琛的電話一直打不通,其他的朋友我一跟他提借錢,要麼說沒錢,要麼說有事,直接把我電話掛了。

    而我父母住在我大伯家,根本不想見我。

 

    晚上我一個人走在街上,整個人非常的頹廢,我現在已經眾叛親離了,一天下來,一分錢也沒有借到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眾叛親離的感覺非常難受,那是一種全世界都拋棄了你,無依無靠的感覺,走過一座橋的時候,我都想一跟頭栽下去,死掉算了。

 

   

賭場一直派馬仔跟著我的,那晚八點鐘左右的時候,幾個馬仔強行把我推進了麵包車,將我帶到了賭場,三爺的辦公室內。

 

    「錢拿到了嗎?」三爺坐在椅子上,手裡拿著一把指甲刀,在修剪著他的指甲。

 

   

我在三爺面前低著頭,戰戰兢兢的回答:「三爺,對不起,我的親戚朋友,都不願意借錢給我,要不這樣成嗎,我來你賭場打工,掙錢還那些欠你的錢。」

 

   

我原本以為三爺會答應,不料他冷笑了一聲:「來我賭場打工?抱歉兄弟,我們賭場不缺人,要是欠錢的人都像你這樣的話,那我賭場里豈不是人滿為患了?」

 

    還沒等我說話,立刻就有幾個馬仔走了過來,把我按在了地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他們把我按在地上的那一刻,我知道他們要對我做什麼,我當時腦子裡一片空白,都能聽到自己恐懼的心跳聲。

   

「三爺,不要砍我的手,再給我一天時間,最後一天時間,我一定把錢還給您。」我大聲的求饒著,身體在極力的掙扎。

 

    但幾個按住我的馬仔力氣比我更大,無論我怎麼掙扎,都沒辦法動彈。

 

   

三爺對一個馬仔使了一個眼色,讓他把我的一隻手拉出去一點,然後他對我說:「抱歉了兄弟,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我們賭場的規矩就是,還不上錢,拿手來抵。」

 

    本來我是整隻手都要被砍的,但是我還了三爺十萬,還欠他幾萬塊,這幾萬塊,就用一根手指來抵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嗓子都喊啞了,但是沒人聽我的求饒,我怎麼掙扎,也都是於事無補。

 

    我親眼看到,三爺舉起了砍刀,朝我的手上砍來。

 

    在他揮刀的那一刻,我身上的衣服在一剎那被冷汗浸濕了,我閉上了雙眼,不敢去看刀落在我的手指上。

 

    三爺砍掉了我的一根小指,我的鮮血流了一地,十指連心,那斷指的疼痛,是令我撕心裂肺的。

 

   

我疼得身體在打顫,那一刻,我的腦子裡想的是我好好的生活,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,連手指都被人給砍了。

    望著那根斷指,我很想和三爺拚命,但我知道,那是找死的行為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被幾個馬仔,扔出了賭場,當時我的斷指處不停地冒血,怎麼按都止不住。

 

    我腳步虛浮的走在街上,手上還在不停地流血,一些看到我的路人,嚇得躲著我走。

 

    我想去醫院,但是身上沒錢,就算去了醫院,他也不會給我治療。

 

   

我又想到了去找親戚,去找爸媽,但那時我很恨他們,不願意回去,不願意再求他們,要是他們不那麼無情,肯再借我幾萬塊的話,我的手指就不用被砍了。

 

    越走,我的身體越虛弱,最後我倒在了街上。

 

    等我醒來的時候,我發現我已經是在醫院中了。

 

   

事後我才知道,在我暈倒了之後,就有人報了警,警察把我送到了醫院,並在我的手機里,找到了我爸媽的電話,通知了他們。

 

   

爸媽知道我的手指被砍了后,他們非常後悔,老媽抱著我哭,戒了煙好幾年的老爸,雙眼通紅的坐在那裡吸悶煙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心裡恨著他們,一直沒跟她們說話。

 

   

等到我手上的傷好了一些后,我的另一個朋友找到了我,說小琛是那個賭場的門徒,我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,就是小琛一步步誘導,加上賭場設計坑害的。

 

    當時我真的是火冒三丈,我的好朋友林小琛,居然為了錢,把我害到這種地步,連我的手指都被砍了。

   

我衝進廚房,拿了一把菜刀,藏在衣服里,就朝小琛家跑去,要是當時小琛就在我面前的話,我想我會毫不猶豫的砍死他。

 

   

但一路的奔跑,讓我沒那麼衝動了,我不準備砍死小琛,那樣我也會賠命,我只要砍掉他的一根手指,讓他知道斷指的滋味就好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和小琛在距離他家不遠的巷子里碰面了,小琛一看到我,就瘋了一般的扭頭就跑。

 

    我嘴裡大罵著,在後面追著他。

 

    小琛是往賭場的方向跑的,最後我沒能夠把小琛的手指砍下來,因為被賭場的馬仔阻止了。

 

   

小琛是賭場的門徒,賭場會保護他,我被那些馬仔痛打了一頓后,他們警告我,要是我再敢對小琛動手,就砍掉我整隻手。

 

    我大吼著問小琛,我說咱們這麼多年的朋友了,你為什麼要這樣害我。

 

   

小琛的心黑得可怕,他沒有一點的內疚,說:「是你他媽自己蠢,我只是牽個頭而已,你自己墮落進去,借了那麼多高利貸,關我屁事。」

 

   

小琛說的話有一些道理,但我淪落到這種地步,更主要的還是他和賭場合起伙來設局矇騙我,不然我也不會越陷越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最終我沒能把小琛怎麼樣,因為有賭場的馬仔罩著他。

 

   

我頹廢的在親戚家裡借住,誰跟我說話,我都當做沒聽見,渾渾噩噩的休養了幾天後,我心中冒出了一個念頭。

 

   

那就是我被賭場害了這麼慘,我也要讓別人跟我一樣,我要去做賭場的門徒,把別人坑進去,讓他們經歷我所經歷的一切。

   

這個念頭冒出后,就無法遏制的在我腦海里蔓延,現在想想,當時的我,完全是報復社會報復親朋的心理,非常的惡毒。

 

    當晚我找到了三爺,三爺看到我后,問我:「你還來賭場幹什麼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非常堅定的說:「我要來賭場做門徒。」

 

   

三爺聽到我這句話后,肆意的大笑了起來,在賭場里做門徒的人,大多數和我的情況一樣,都是被別的門徒坑害了之後,自暴自棄,來賭場做門徒騙人。

 

   

做門徒可以拿抽成,就是你騙進來的那個人在賭場一共輸了多少錢,你能拿一部分去,我輸給賭場的十萬塊,就有一部分進入了小琛的口袋裡。

 

    同時賭場還會對你進行保護,不會在穿幫后,受到報復。

 

    就這樣,我成了賭場的門徒,我開始尋找『豬』,也就是那些能坑騙的人。

 

    找豬最好的途徑,就是親戚朋友,因為他們認識你,信任你,不會想到你會害他們。

 

    當時我想著自暴自棄,也不管幹這事有多缺德了。

 

    我想去騙親戚朋友,可他們大多都知道我賭博,把家裡房子都賣了的事情,騙他們不太現實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在我無知從何下手的時候,一頭豬出現了。

 

   

他叫王勇,是我初中的同學,我和他已經很多年沒見面了,王勇在上初中的時候,有個綽號,叫做二愣子。

 

    他這人思想單純,沒什麼心機,我感覺他應該很好騙。

 

   

我和他在街上第一次碰面后,就互相留了電話,之後我刻意的和他接觸了幾次,用老門徒跟我說的一些方法,把毫無防備的王勇,帶進了賭場。

 

    王勇和之前的我一樣,第一次去賭場,他贏錢了,贏了不少,他很開心,晚上還請我吃宵夜。

 

    吃宵夜的時候,我跟他說:「王勇,賭博十賭九輸,今天贏了是你手氣好,以後就別去賭了。」

 

    王勇喝了一杯酒:「你說得對,以後不去賭了。」

 

   

王勇的話,讓我愣了一下,我心說不是吧,這傢伙居然一點貪念都沒有,贏了一次就不玩了,我第一次騙人,就這樣失敗了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的擔心是多餘的,沒過兩天,王勇就給我電話,說想去賭場玩玩,要我一起去。

 

   

我知道,王勇也是有貪念的,他的貪念犯了,這就好比魚兒看到了串著蚯蚓的魚鉤,只要魚兒想吃這條蚯蚓,它遲早就會上鉤。

 

   

王勇一步步的走向了我和賭場的陷進,他賭博的遭遇,和我一樣,先是贏錢,然後輸錢,輸了錢的他不甘心,想回本,然後就越陷越深……

 

   

在王勇把從賭場贏的錢輸光,開始輸自己的錢時,我猶豫了,我覺得我這樣做不是人,不是東西,連畜生都不如。

 

    王勇對我沒有防備,把我當朋友,可我卻和賭場聯合起來欺騙他,要將他推進深淵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04

悔改

   

我想收手了,但是我想到我和小琛也是那麼好的朋友,為什麼在我快要陷入深淵的時候,他沒有來拉我一把呢?

 

    要是當時小琛跟我說出真相,我就不會繼續賭,不會借高利貸,手指更不會被砍掉一根了。

 

   

我的內心在做著鬥爭,小琛都能做的那麼絕情,為什麼我不能?只要我狠狠心,王勇就會和我一樣,在這賭場里輸掉自己的一切,就會有一個和我相同遭遇的可憐蟲陪著我了。

 

   

當我看到王勇再次朝賭場的大門走去時,我想到他可能會因為我家破人亡,因為我被砍掉手,因為我永遠的墮落下去。

 

    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衝過去,抓住王勇的衣領,對他說:「你跟我來,我有話跟你說。」

 

   

王勇被我嚇了一跳,一邊驚愕的被我拽著跑,一邊說:「劉新,你幹什麼啊,有話就在這裡說啊,跑這麼急幹什麼……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不得不把王勇拉遠一點,因為要是被賭場的人知道我準備和王勇說的話,倒霉的可就是我了。

 

    把王勇拉到一個僻靜的巷子里,對他說:「王勇,你別賭了。」

 

    王勇愣了愣:「我靠,劉新,你著急忙慌把我拽到這裡來,就是為了說這個啊。」

 

    王勇整了下他的衣領,又說:「劉新,我有分寸的,你放心好了。」

 

    王勇現在的狀態,和之前的我一樣,想著翻本,還對賭博抱著希望。

 

    我見四周沒人,便鼓起勇氣,把我是賭場的門徒,故意帶他來賭場的事情告訴了王勇。

 

    王勇聽完我的敘述,說了句:「兄……兄弟,你不是在開玩笑吧?」

 

    我非常嚴肅的搖頭:「我沒跟你開玩笑。」

 

   

我把左手伸到了王勇的眼前,對他說:「看到我這裡少了一根指頭了吧?我之前騙了你,不是在工廠被機器壓的,是欠了賭場的錢還不上,被賭場的人砍掉的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王勇終於相信了我的話,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,我向他道歉,我不應該這樣想拉他下水的。

 

    他望著我那斷指,沒有說一句責怪我的話,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:「兄弟,謝謝你。」

 

    聽到這聲感謝,我覺得很慚愧,因為王勇已經在賭場里輸了近萬塊了,就他那點工資,估計要存大半年。

 

    我問他,我害你輸了錢,你不恨我嗎?

 

   

王勇說有一點,但更多的是謝謝我把賭場里的事情告訴他,讓他真正了解賭場有多黑了,去賭場玩牌,他想你贏你就贏,想你輸,你只能輸。

 

    王勇隨後就走了,走之前,他告訴我他對賭場已經不抱希望了,讓我放心。

 

    望著王勇離去的背影,我心中百味雜陳。

 

   

也是從這一刻開始,我覺得我不能這樣自暴自棄,在賭場做門徒這種事,太缺德了,干多了遲早遭報應,我現在老大不小了,還是找份正經工作,這樣父母也不用成天為我操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回到賭場后,就去找了三爺,跟他說我的名聲在親戚朋友那裡已經臭了,騙不到人,這活不好乾。

 

    三爺問我不幹門徒,準備去幹什麼,我回答去別的城市打工,並像他保證,不會把賭場的事情說出去。

 

    我說完后,三爺抽著煙,沉默了很久。

 

    說實話,當時我很害怕,我怕我不幹了,三爺會殺人滅口或者又要砍我手什麼的。

 

    好在三爺並沒有為難我,讓我走了。

 

   

回到家裡,我開始整理衣服,我和父母說,我要去外地打工,去一個新的城市,開始新的生活,將來掙了錢,一定好好孝敬他們二老。

 

   

在我手指被砍了后,老媽已經不生我的氣了,但是老爸還是不理我,就算我說要去別的城市,他也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。

 

   

老媽問我準備去哪個城市,我對她說我想去廈門,我好幾個同學都在那裡做事,那邊有熟悉的人,也有照應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老媽看見我不像以前那麼頹廢了,她很開心,也贊同我去別的城市發展。

 

    第二天我在家休息了一天,第三天一早我媽就幫我提行李,送我去了車站。

 

    去車站的途中,我高興不起來,因為我爸沒來送我,我知道,他還是不原諒我,在生我的氣。

 

   

我媽似乎知道我為什麼不開心,她對我說:「去別的城市發展,開心一點,別想著你爸,他只是脾氣倔,其實他已經不怪你了。」

 

    我勉強的笑了笑,直到我坐上長途汽車,都沒有看到我爸的身影。

 

   

我坐的位置靠窗,當汽車駛出車站的時候,我突然看到,車站出口的路邊上,站著一個身材佝僂的男人,那是我爸。

 

    他的背有些駝,因為我,這段時間他的頭髮白了一大片,臉上的皺紋也多了不少。

 

    我看到了他,老爸也看到了我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老爸對我笑了,笑著向我揮手道別,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,第一次對我笑。

 

    這一刻,我的眼淚情不自禁的掉了下來,透過車窗,我看到我爸的眼裡也泛著淚花。

 

    本以為他還在生我的氣,不會來送給我上車,沒想到他最終還是來了。

 

    我在心裡發誓,這輩子再也不碰賭博了,掙了錢,我要好好孝敬二老。

 

    汽車拐了一個彎后,很快就開到了國道上,我頭靠著車窗,默默的哭了很久。

 

    晚上七點多鐘的時候,我拿著行李,踏在了廈門這片土地上。

 

    我左右看了看,一個身影朝我沖了過來,這人是我高中的同桌,叫徐俊,來之前我就跟他打過招呼了。

 

    徐俊走過來就一把抓起了我的行李,說:「新子,坐了一天的車,累不累啊?」

 

    我拉了拉背包:「還好,沒覺得累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和他也是很久沒見過面的老同學了,兩人之間,聊的大多是高中那時的事情。

 

   

走出車站,等計程車的時候,徐俊無意間看到了我的左手少了一根小指,他驚愕的問:「新子,你的手怎麼了?」

 

    這根失去的小指,是我一生的痛,我裝作輕鬆的樣子:「前段時間在工廠上班,不小心被機器壓的。」

 

    徐俊對我的話沒有懷疑,他似乎怕我難過,很快就轉移了話題。

 

    上了計程車之後,沒一會就到了徐俊租的房子那兒,放好行李,徐俊就帶我去吃宵夜。

 

    吃宵夜的時候,徐俊問我:「新子,你來廈門,有什麼打算沒?」

 

    我搖搖頭:「暫時還沒有打算。」

 

   

徐俊吹了口啤酒,說:「要不然這樣吧,我在服裝店上班,工資還不錯,要不你來我們店上班,店裡正缺人呢。」

 

   

我有些猶豫,我說我沒做過銷售,不會賣衣服,徐俊說沒事,很簡單的,又跟我說了工資以及抽成的事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 我聽了有些心動,於是就答應了下來,準備去徐俊工作的店裡做事。

 

   

可第二天,我跟著徐俊去他店裡的時候,他老闆看到我的左手少了一根小指,他老闆皺了皺眉,對我說不好意思,他店裡要招的是四肢健全的,像我這種有些殘疾的,他不能要。

 

    我一聽這話,滿滿的期望,被狠狠地打擊了。

 

   

徐俊立刻著急的站出來跟老闆解釋,說我是他的同學,很能吃苦之類的好話,不過老闆聽了,卻是無動於衷。

 

   

走出徐俊工作的服裝店后,我心裡有些難受,我拍了下徐俊的肩膀:「沒事,廈門這麼大,工作很好找的,你老闆不要就算了。」

 

    我看得出,徐俊覺得對不住我,可能是因為剛才他老闆說我是殘疾人的事吧。

 

    徐俊讓我放心的去找工作,晚上回去跟他一起睡,別擔心沒地方住的問題,我說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走在廈門的街道上,我的情緒不是很高,徐俊的老闆覺得我殘疾,不要我在他那裡工作,我心想我不就少了一根小指嗎,又不影響工作。

 

    可接下去找工作的過程,讓我的內心受到了更大的打擊。

 

   

我找到了一家福利不錯的電子廠,可電子廠的招工人員看到我斷了一根手指后,對我搖搖頭,說不好意思,我這種有殘疾的,不能要。

 

    之後我又找了三四家工廠,他們都沒有要我,原因就是我的手指頭斷了一根,他們都要四肢健全的。

 

    被陸續的拒絕了之後,我的心裡非常難受,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少了一根手指,他們就這樣歧視我。

 

    我晚飯都沒吃,就回到了徐俊的出租屋裡。

 

    徐俊下班回來后,問我:「新子,今天工作找的怎麼樣?」

 

    我說:「他們都嫌我殘疾,去了幾個工廠,都沒有要我的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  

徐俊安慰了我幾句,然後建議我明天別去工廠應聘:「你不是學的廚師專業嗎,你明天就去應聘廚師好了。」

 

    徐俊說的,我何曾沒有想過,我說我今天找了那麼久,沒有看到餐廳飯館招廚師的。

 

    徐俊對我說別著急,慢慢來,找合適的工作不是那麼容易的。

 

   

第二日清晨,我早早的就出發了,今天我不去找那些工廠了,準備去當個服務員,最好是能找到廚師的工作。

 

   

昨晚我沒吃飯,今天早上餓得不行,我花兩塊錢,買了四個饅頭,又喝了一杯豆漿,身體這才慢慢有了力氣。

 

    來廈門,我身上只帶了四百多塊,這還是老媽從親戚那裡借給我的。